安乐死:有无社会危害性?

Release date:2015-07-07   |   Click to rate:

安乐死:有无社会危害性?


导司律师事务所  张志旺

       安乐死涉及法学、医学、哲学、伦理学、社会学等方方面面的内容。本文是本人专题研究——《安乐死:罪与非罪》的其中一篇,仅从犯罪的基本特征——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的角度来论述安乐死的罪与非罪。
       考察一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不仅要分析其是否符合刑法分则中的具体犯罪构成要件,更要分析其是否符合刑法总则中的“犯罪”的概念。《刑法》第二章“犯罪”第十三条规定了犯罪的概念:“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这是区分罪与非罪的根本标准,其中也揭示了犯罪的社会政治属性,指出犯罪是严重破坏刑法所保护的社会主义社会关系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社会危害性应是犯罪的本质属性,并且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又是犯罪的本质内函,“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就“不认为是犯罪。”
       所谓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指行为对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关系造成的实际危害或现实威胁(或称可能造成的损害)。它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对我国社会中的社会关系造成实际危害…二是对我国社会中的社会关系造成现实威胁……”①当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不仅仅是一种客观属性,而且是主客观要素的统一,“因为造成客观上损害的人的行为是受人的主观因素即意识和意志支配的,是行为人主观恶性的表现。”② 本人认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还具有一种社会属性,因为危害的人是社会中的人,危害对象是一种社会关系,被危害的人或物(犯罪对象)从中体现着相应的社会属性。一旦危害结果发生,某一种或几种社会关系就遭到破坏,当然社会属性仍属客观范畴。而且,本人认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同一定的生产力生产关系及其反映出来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密切相联系的。一种行为在某一时期具有社会危害性,甚至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在另一时期可能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或只具有较轻的社会危害性。
       那么,安乐死有无社会危害性,或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本文所称的安乐死,指患者在不损害国家、集体和他人利益的情形下,要求安乐死地死去,医务人员或其他人员“对于身患绝症,处于极度痛苦之中的患者,实施促其无痛苦迅速死亡的一种方式。安乐死还有主动与被动之别。主动安乐死是指医务人员或其他人员采取某种措施加速病人死亡。被动安乐死是指中止维持病人生命的措施,使病人自行死亡。”③ 安乐死无疑是一种社会行为,其行为对象是人的生命,行为后果是人的生命的终结。但本人认为,安乐死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或严重的社会危害性。

       首先,安乐死是否危害了一种社会关系?即是否“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侵犯:“非法干涉别人,损害其权利。”④ 侵犯,法律上可表述为:“在未经他人同意或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占有、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一个身患不治之症,肉体和精神上又不堪痛苦的病人,在神志清醒和精神健全时要求提早结束其生命,显然是一种自愿抛弃生命权的行为。自愿抛弃生命权的绝症病人,意味着他对社会的决裂;相应地,被依法剥夺生命权的人,是社会对其的否定。前者是在自愿情况下提早结束生命,后者是依法结束生命,二者都不存在违法情形。也就是说,没侵犯公民的人身公利。至于二者的社会评价不同,不是因为结束他的生命的方式不同而产生的,而是由于他们在结束生命前的行为不同造成的。
       有人认为,人的生命权是不能抛弃的,包括绝症病人,自愿抛弃生命权的行为是无效的,安乐死是一种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因此是非法甚至是犯罪行为。本人认为,生命权不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是活生生的一个个具体的人所拥有的生存下去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人生而有之,并且由个人各自享有的。如没有法律特别规定,任何组织,个人,包括国家无权支配他人的生命权,当然也不能禁止人们对自身生命权的抛弃。自杀,是一种最典型的抛弃生命权的行为,如没有法律特别规定,自杀或自杀未遂都不认为是非法或犯罪行为。同样,安乐死也是病人自愿抛弃生命权而医务人员帮助其实施的行为,又何罪之有?另外,人的生命权是法律所保护的,而不是法律赋予的。法律所保护的内容是人的生命权不受他人非法侵犯,生命权被绝症病人自愿抛弃了,既然法律失去了保护的对象,对安乐死的行为法律就只能是无可奈何。而法律赋予的,才不允许私自抛弃;法律赋予的,私自抛弃才可能被法律宣布无效。值得注意的是,抛弃生命权的行为和帮助他人抛弃生命权的行为。如果损害了国家、社会或他人的利益,那么该行为依法无效,法律特别规定构成犯罪的,则构成犯罪。当然,但这已超出了安乐死的概念。

       其次,安乐死对社会是否造成了实际危害或现实威胁?安乐死对病人而言,免受痛苦地死比痛苦不堪的生更有价值。“医术或许还能保证他勉强拖几年,无能为力地活着,不是很快地死去,而是慢慢地死去,以此来证明医术的胜利。但是,这是我们的马克思绝不能忍受的。眼前摆着许多未完成的工作,受着想要完成它们而又不能做到的唐达鲁士式的痛苦,这样活着,对他来说,比安然地死去还痛苦一千倍”⑤ (恩格斯语);对病人家属来讲,家属面对这种病人时已承受着极大的感情和经济压力,处于十分危难的处境,安乐死可以把他们从这种困苦中解脱出来;对社会来说,让社会来维持这些越来越多的无意义的生命,无法使社会有限的资源合理地用于急需之处,反而使有希望生还的许多病人因此无法得到必要的治疗,从而造成大量人力物力的浪费。“例如美国,每年约有1万多名植物人被供养在各医院,为了维持他们的心跳、呼吸和营养,全国每年要花15亿美元,并且占用了大量的医疗稀有资源。”⑥ 有无社会危害性显而易见。
       在安乐死有无社会危害性的争论中,有一观点认为,如果安乐死合法,会产生不良后果,即会使犯罪分子钻空子,借安乐死之名杀人。本人认为,按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任何社会问题的根源,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及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而不能归罪于某一法律规范;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规范,作为一种规范,有其局限性。法治也有法治的代价。任何一种法律规范,不可能达到所有的正当目标。相反,某一法律规范的产生,在保护某正当目标的同时,必然以牺牲某些正当目标为代价。法律又具有抽象性,法律的适用又是具体的,从抽象到具体,需有人来操作,在操作中不免带有主观性,必然导致法律适用中“应然”和“实然”的矛盾。所以,安乐死合法化,所产生的不良后果,不是安乐死制度本身造成的。

       第三、有无社会危害性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行为人有无主观恶性。在这一点上,对安乐死持赞成或反对意见的人都有共识,即行为人的直接目的是让病人提前结束生命,但根本目的是为了减少或免除病人临死前不堪忍受的痛苦,其动机也是善良的——出于人道主义,使患者有尊严地死去。也就是说,行为人是没有主观恶性的。

       综上,从社会危害性的客观性、主观性和社会性来说,安乐死应无社会危害性。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从蒙昧社会发展到文明社会,尤其当今世界面临着严重的环境问题,人口问题,资源问题。如何让社会可持续发展,成为全世界的大事。解决好人的数量和素质问题是关键,不科学地生育观已成过去,“优生”已成共识;只满足温饱已成历史,优雅地生活着也是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可否“优死”——安乐死,本人认为,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优死”是一种必然,也同样是文明的体现。


引文注:
①高铭暄、马克昌主编的《刑法学》上编第72页,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年版;
②同上;
③陈兴良,曲新久《案例刑法教程》(上)第359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
④商务印书馆《现代汉语词典》第926页,1995年版;
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574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⑥王欧勋《正当行为论》第505页,法律出版社2000版。